《顶级狂婿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三章


“曹鑫是吧?”

陈阳的声音,冷冷地从牙齿缝里迸出来:“你是想花50万,让我叫你爸爸?!”

惊怒之余,他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有如此之人。

“对呀。”说着,曹鑫后知后觉地感到气氛不对,诧异地看着陈阳道:“你一个废物上门女婿,不会不服气吧?”

陈阳拳头一点一点地握紧,指甲咬入肉里。

“老子给你钱救命,让你叫声爸爸怎么了?”曹鑫搭在陈阳肩膀上的爪子用着劲,威胁之意显露无遗,“等我娶了唐娇,倒时再让唐婉在床上喊老子爸爸!姐妹花,更爽!”

他冷笑着威胁:“你要敢说个‘不’字,我就去跟唐娇说,你找我借五十万,要把老婆卖给我!看他们信我这个富二代的,还是信你一个没用的废物。”

他威胁时候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,以为吃定了一个寄人篱下,被人看不起,必须低三下四求人借钱的上门女婿。

陈阳气到了极致,反而冷静了下来,瞥了一眼肩膀上的爪子,淡淡地道:“我还真不会说个‘不’字。”

曹鑫脸上刚出现不出所料又带着鄙夷的笑容,陈阳突然动了。

他毫无征兆地抖肩,反手抓住曹鑫的胳膊,另外一只手闪电般伸出去按住曹鑫的后脑勺,猛然发力下按。

“砰!”

一声闷响,曹鑫的脑袋直接被陈阳按着撞在宝马车的引擎盖上。

一下,两下,三下。

“我只会动手!”

陈阳说着放开手,宝马车的引擎盖上多了个人脸大小的凹陷,曹鑫满脸是血,鼻子有点歪。

“你这是找死。”

“老子要整死你。”

“有种你别走!”

曹鑫摊在车上,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叫人,嘴上不忘放着狠话。

“等着,你等着,老子要让你个废物眼睁睁地看我怎么玩你老婆。”

曹鑫还在满嘴喷粪,陈阳却懒得听了。

他一只手高高抬起来,顿了顿,挥了一下。

曹鑫还以为要挨打,下意识地抱头,紧接着发现巴掌没落到身上,抬头刚要再嘲讽,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呼啦啦的,数十个黑西装,戴着墨镜的黑衣人,从四面八方拥了出来。

转眼间,曹鑫就被按住。

每一个黑衣人都气质冷硬,戴着一股杀人如麻的冷气。

黑衣人的领队走到陈阳面前,恭敬行礼喊了一声:“主人!”

曹鑫秒怂,慌张大叫道:“你们是谁?别乱来,我爸是曹刚。”

陈阳哪管他曹刚刘刚的,淡淡地道:“带走。”

领头的黑衣人一声对讲机,立刻就有几辆外表普通的商务车开过来,曹鑫还想叫唤被人一拳头打在肚子上,顿时叫不出声来,被硬塞进车里。

陈阳连带黑衣人及曹鑫,再从车里下来时候,人已经到了郊区,一处烂尾楼前。

“还不错。”

陈阳对普照投资专管会安排过来的人员表示满意,专业程度十足。

这些黑衣人,才是他面对一切可以说“不”的底气,也是面对陈福,可以睥睨俯视的根本。

在黑衣人领队的带领下,一群人进到烂尾楼,曹鑫被直接捆在一根支撑柱上。

“你想要干嘛?”

他又看看一个个表情肃穆,众星拱月般拱卫着陈阳的黑衣人,颤声问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
现在要是有人说陈阳就是一个废物上门女婿,曹鑫第一个啐他一脸。

“不管你是谁,你要是把我怎么样,我爸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曹鑫色厉内荏地叫着。

陈阳并不理会他,而是吩咐黑衣人领队几句,然后靠在墙上,点了一根烟,漠然地看着曹鑫。

曹鑫被他看得发毛,哆嗦起来,再绷不住架子,求饶道:“陈阳,我……我再也不敢了。

你放了我吧,我保证,回去我不跟我爸说。

也不跟唐娇说。”

曹鑫说话时候眼珠子滴溜溜转着,满脑子都是回去后立刻告诉他爸,让人摸摸陈阳的底,要是惹得起,就要他惨不忍睹之类的恶毒念头。

陈阳淡淡地道:“没事,你尽管跟你爸说。

有什么报复,我等着。”

“只要你身体够好,顶得住。”

他话音刚落,曹鑫毛骨悚然,惊叫出声: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……你到底要干嘛?”

然后,他就看到黑衣人领队带着几个女人进来了。

陈阳瞥了一眼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那几个女人全部在4,50岁上下,浓妆艳抹,衣着暴露,风尘气十足。

一个个身材走样,劣质香水都掩盖不了一股鱼腥般的臭味,脸上全挂着谄媚的笑容。

黑衣人领队凑到陈阳身边,打开手上一个旅行袋,里面是一叠叠百元大钞,以及一盒盒的万艾可(伟哥)。

他接着道:“主人,这些全是按您要求的找来的,一身病的服务行业从业者。”

陈阳没兴趣听他介绍这些女人有什么病,只是礼貌尊重地道:“诸位,我有点小忙,想请各位帮一下。”

“看到这个帅哥了吗?”

“你们每一个,谁让他释放一次,就可以拿一叠钱。”

“这些钱,你们拿回去好好治病,也足够你们过以后的日子,不用再辛苦了。”

陈阳说完,不看那些女人两眼放光看曹鑫像看唐僧的样子,对黑衣人领队道:“一个小时给他吃一颗万艾可,不够就两颗,四颗……”

“钱不够,再取。”

“药不够,再买。”

“做到他一整盒吃下去,也硬不起来为止。”

陈阳的声音冰冷不带半分感情,一众黑衣人都是男人,只是代入了一下,便觉得浑身鸡皮疙瘩站了起来。

太恐怖了。

曹鑫吓得尖叫起来,脸上扭曲,语无伦次地求饶着:

“哥,爷,爸爸,求求你了,别,别让她们过来。”

“啊,走,你们走啊…”

曹鑫被逼着吞了万艾可,然后一众女人冲着陈阳千恩万谢后,虎狼一样地冲着被绑着的曹鑫就扑过去。

转眼间,曹鑫就被扒得精光,满身腥臭口水,恐惧得声音得失了真。

“你不是想要女人吗?”

“我满足你。”

“不用钱,也不用谢。”

陈阳说完,转身就走,太过恶心,实在看不下去。

唐婉就是他的逆鳞。

触之则怒!

曹鑫的下场就注定了。

陈阳离了烂尾楼,就看到陈福毕恭毕敬地站在楼下。

他身边只有一辆劳斯莱斯,再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。

看到陈阳的第一瞬间,陈福就双膝跪地,带着哭腔道:

“少爷,求求您,救救陈家吧。”

“现在只有你能救陈家了。”

陈阳脚步顿了顿,还真有点好奇,打开劳斯莱斯地车门坐了进去,冷冷出声:

“救?凭什么!”

“给你五分钟说服我。”
第四章


陈福看懂了陈阳的冷笑,沉默了半天,突兀地道:“少爷,刚才冒犯您的小子曹鑫,其父曹刚,是下江市一个比较大的包工头。

曹家的生意主要靠下江市的龙头企业万华集团照顾。

万华集团,是我们陈家的生意。”

陈阳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,还是淡淡出声:“一分钟。”

“只要陈家一句话,别说一个儿子,就是当老子的,也要跪着跟少爷磕头认错。”

陈福继续道:“老太爷已经知道错了,只要少爷愿意出手相助,以后陈家就是少爷您当家做主,陈家所有的产业,全部可以转入少爷的名下。”

陈阳略微动容。

陈福这是拿刚发生的事情来举例告诉他,上京陈家作为千年世家,还是有价值的,值得他伸手收入囊中。

陈阳的反应是:“三分钟。”

紧接着,他听到抽泣的声音,抬头发现老管家陈福已经老泪纵横。

他沙哑着声音道:“少爷,求您救救陈家吧。

千年世家,不能毁在我们手上啊。

老爷还在的时候,每次一喝酒,就高兴地对老奴说:家有龙子,定能把陈家发扬光大。”

这一句话,终于打动了陈阳。

他闭上了眼睛,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,淡淡地问道:

“陈家的缺口是多少?”

“噌”地一下,陈福侧着身子半边屁股沾着座位,小心地道:“一百个亿。”

陈福相当激动,千年世家上京陈家现在就需要这一百个亿救命。

环顾所有,也只有眼前这位被逐出家门的陈家弃子,有这个能力。

这个天文数字没有能让陈阳把眉头皱一下,毕竟不说他的万亿身家,就是现在银行卡里躺着的也有一百个亿的零花。

“可以。”

“但,除了陈家从此之后由我做主之外,我还有两个条件。”

陈阳的话让老管家心都提了起来,正襟危坐道:“少爷您说。”

“第一,当年我父母的事,我要追究,家族必须无条件支持。”

陈阳面露恨意,十几年前惊天剧变,豪门贵子被打落尘埃,这事没完!

他一定要搞清楚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仇人是谁?

陈福知道这定然涉及家族内部,在日后肯定又是一场剧变,但还是艰难地点头。

这在他跑这一趟前,家族内部就有了预案了。

“第二个条件,我要千年世家真正的底蕴。”

“上京陈家能传承千年的根本,底蕴组织——陈国!”

陈阳用最平淡的语气,说出的话就跟惊雷一样,让陈福大管家脸色大变。

千年世家的底蕴,涵盖着各行各业,各方各面,恍若一头雄狮沉睡在泱泱大国的影子里,随时可能一声咆哮,就震动了山河!

若将地球比喻成足球,大中华区、欧美的千年世家就是球员,它们依仗着扎根全国甚至全球的底蕴力量,是真正在场上踢球的人。

这,才是千年世家真正恐怖的地方。

“我话说完。”

陈阳知道陈福在这个事情上做不了主,也不等回答,伸手拍了拍座椅的扶手。

前面司机识趣地减速,靠边,缓缓停车。

“怎么选,随他们。”

陈福面色沉重地点头:“好的少爷,老奴一定尽快给您答复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陈阳下车,买了早餐,便回了家。

刚进家门口,他就听到客厅里传来自家三个女人的声音:

“妈,我说了,我不会离婚的。”

“家里的困难,也……不一定要靠别人,你这是想卖女儿吗?”

陈阳脸色一变,离婚?卖女儿?

唐婉说完,苏红玉的声音又响起:“那家里的公司怎么办?窟窿那么大!”

唐娇跟着补刀:“姐,你不是说资金缺口少说要上千万吗?”

“我们靠谁?咱们家那个废物女婿?他要靠得住,母猪都能上树。”

苏红玉看唐婉满脸迟疑不说话,连忙趁热打铁:“我看江文人就不错,又能拆借资金给咱们,你就考虑下。”

“先处着,离婚的事一边处一边考虑嘛。”

客厅外,陈阳听得脸都绿了。

什么叫一边处着一边考虑离婚?

这是人话吗?!

陈阳当即走进客厅,开口道:“小婉,资金的事我有办法。”

三个女人都惊了!

她们跟不认识一样,上下打量起陈阳,然后……

“噗嗤!”

母女三个长相很有几分相似的女人,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。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要吹牛!”

苏红玉嘲笑出声:“人家江文是九江地产的公子,不管是钱还是人脉,是你能比的?”

“而你呢?除了吹牛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笑死人了。”

苏红玉和唐娇你一句我一句地嘲笑,唐婉皱了皱眉头,道:“妈,三年前,是你同意招他当上门女婿的,我反对过。”

“整整三年了,就是一个摆件,一只宠物,也培养出感情了。”

“这个婚,我不会离的。”

唐婉的坚决态度,对陈阳来说,算是家里唯一的一点温暖了。

陈阳耸了耸肩,放弃了说服她们的念头,回头直接拿钱回来就是了。

苏红玉见改不了唐婉的主意,只好把气撒在陈阳身上,叉腰道:“买个早餐去那么久,你不会是去做什么坏事了吧?

还不把东西拿过来。”

陈阳不吭声地照做了,貌似刚才还真不是做什么好事。

唐娇啃着红糖烧饼,还穿着昨天那件九成透的睡衣,赖在沙发上不挪窝,鼓起腮帮子,竭力地把小脚伸出去勾遥控器。

“哎…”

陈阳和唐婉对视一眼,齐齐以手捂额,对这祖宗没话说了。

艰难地勾到了遥控器后,唐娇打开电视,一个晨间座谈节目顿时吸引了家中四个人的注意。

节目里的嘉宾们正在议论即将诞生的新中华首富。

“国际沉船打捞组织,以及东南大开发区三分之一地块的所有人,据知情人透露,的确是属于同一个人。”

“这些投资全挂靠在一个叫普照投资专管会的名下,而这个投资专管会只向普照投资的创始人负责。”

节目主持人还历数了普照投资旗下的其他优质资产,引得女嘉宾双手捧在胸前惊呼声不断。

最后,节目主持人放出了重磅炸弹:“根据可靠消息,这位新一任的中华首富,普照投资所有人,他——姓陈!”

“让我们恭喜这位神秘的陈首富,陈万亿!”

“啧啧啧……”

客厅里,苏红玉和唐娇啧啧有声,羡慕得满脸发红,看她们没有焦距的眼神就能猜到是在幻想什么了?

唐娇双手捧心:“我要是能认识一下这位陈万亿就好了,他肯定会对我一见钟情的。”

陈阳神情古怪,心想:“可拉倒吧。”

苏红玉则对唐娇的“大志”大加赞赏,道:“小娇你这么想就对了,就算不是陈万亿,来个陈一亿,其实也是可以将就的。”

“就是不能又找你姐夫这样的废物,不然妈妈就真抬不起头来了。”

苏红玉说着,瞥了陈阳一眼,见他满脸不以为然,叫道:“我说得不对吗?你看看你,人家姓陈,你也姓陈,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?”

陈阳撇着嘴,想到这会儿还在“享受”的曹鑫,试探地问道:“小娇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?上次你说姓曹?”

唐娇迷糊地问道:“我说过吗?”

接着,她不耐烦地道:“他算什么男朋友,备胎舔狗,跟陈万亿能比吗?”

对此陈阳深以为然:“是不能比。”

苏红玉看他还敢岔开话题,气得拍着桌子道:“你个废物,能不能有点出息?

你要是有人家那钱,老娘就给你供起来,天天跪着给你端茶倒水都没问题。”

陈阳眨眨眼睛,问道:“真的?”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顶级狂婿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顶级狂婿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顶级狂婿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.link/?id=11086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