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和狼王有个约会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001章 被杀 穿越 狼变美男
  “穆伊浵,去死吧!你放心的死,我会好好爱他……他再也不会想你,再也不会爱你,他会彻底忘记你!”女人憎恨狞笑着,手上愈加用力,狠狠扼住水下纤细的脖颈一刻不松,尖利的声音在无情的海风里忽高忽低,杀气冷绝。

  她跪在星空下的礁石上,为了方便下手,身体压得更低,杏眼凶狠圆睁,与张狂的长发映在动荡的海水里,俨然是索命厉鬼。

  冰凉咸腥的海水灌入口鼻,肺里极具缺氧,伊浵拼命挣扎,却挣不开按在后颈上死死按住的两只手,眼前无尽的黑暗让她恐慌绝望……

  她不要死,她不要被这背叛欺骗她的卑鄙小人杀死,她要活!大好年华,她还没有认真享受生活!

  可是,她的肺,咽喉,却因为极度缺氧与海水充斥而剧痛。

  一道刺目的亮光骤然从海水深处刺来,她本能地闭上眼睛,只是一瞬间,灌入口鼻的咸腥海水突然失了味道,是她的错觉吗?水竟然不咸了,反而是清甜的?

  她扑腾地力量快要耗尽,感觉后颈上没有了用力的手,而身体却在水中悬空,她忙奋力蹬水。

  “救命,救……咕噜咕噜……咳咳……救命……”

  她隐约看到一座汉白玉桥,桥上有个古雅的胖女人身影,高绾的发髻上珠光宝气,那身暗金色的袍子在皎洁的月下华贵的光氲幽幽。

  怎么会有汉白玉桥?她已经死了吗?伊浵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,只顾奋力求救。“救命……救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可惜,那个暗金袍子的女人轻蔑冷视着她,隐匿黑影里的脸上,挂着狠绝嘲讽的笑,然后——转身离去。

  “别……走……咕噜噜……”

  水面上,长发如动荡地水藻,洁白的袍袖挥打着,击碎了湖面上碧色的浮萍。

  无意中,纤细乱抓的手碰触到温热的东西,是什么?怎么毛毛的?伊浵忙缠上手臂,死死抱住,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不再放手。

  她狼狈攀着划水的毛东西,头浮出水面,咳出胃里的水,借着明亮皎洁的月光,却才发现自己抱住的是一只大白狗,可是……为什么身边竟然有荷叶晃动?还有荷花的清香。

  这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?

  不是在海中的吗?为何四周有嶙峋的怪石?还有白桥、古亭?远处竟然还有高高的古雅楼阁,那楼阁廊前灯笼辉煌,是古装影视里才有的情景。

  这分明不是马尔代夫!她记得清清楚楚,马尔代夫的白色沙滩,海水,酒店套房。

  她抵达那里时,为了时装发布会的事,不停不歇的工作了二十多个小时,一进房门就趴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  然后,她脑海中闪现一些零碎的片段,却还是惊魂未定,转不过弯。

  这不是梦,她想起自己后来醒过来,然后去沙滩上找自己最爱的男人,辛浩。

  海岸,星空,欢笑,还有在躺椅上旁若无人相拥激吻的那对她最熟悉的男女——她的未婚夫辛浩,和她最好的朋友赵璐,若非是在沙滩上,他们恐怕早就扯掉彼此的衣裳,做出更不知羞耻的事!

  她站在那边看了足足十分钟,看到赵璐被吻得瘫软无力,躺在在辛浩怀中,他就那么拥着她,在她耳边说着缠绵的情话,逗得她咯咯娇笑。

  伊浵不是傻子,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,也相信他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,她恨自己对感情的迟钝。

  她躲去无人的礁石上黯然舔舐伤口,却听到赵璐挑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  “他根本不爱你!”

  “这么说,他向我求婚也是假的?”

  “你有的我都有,你没有的我也有,你不过是个孤儿,一个扶不上台面的化妆师,我是赵氏集团的千金,能在事业上给他更大的助力,如果你爱他,就该放手!我去垫高鼻子,休整下巴,都是为了让他多看我几眼。”

  “你为了得到我的男朋友斥责我,为了一个向别人求婚的卑鄙男人,伤害自己最好的姐妹!值得吗?”

  “你住口!我和你从来不是好姐妹,五年前,我接近你,就是为了和辛浩在一起!”

  五年前,伊浵想起那个字眼,忍不住自嘲地苦笑。

  一个男人最大的骄傲,是当心爱的姑娘不理你时,就越要把她追到,并且用一生去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。

  而一个女人最大的骄傲,是当你喜欢的男人不理你时,就毅然而然的转身离开,并且用新男友来证明,你可以找到更好的。

  “璐,我把戒指给你,成全你们。”

  “这样还不够!”

  “不够?”她还想要她怎样?

  “你彻底消失,他的心才只属于我。”

  然后,她猝不及防,头被按进黑不见底的海水……

  伊浵全部记起,却还是疑惑,就算她死了,也应该在马尔代夫,为何会在这古色古香的地方?

  还有,救她的竟然不是人,而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狗?!

  想起在水中时看到的那个暗金袍服的女人,她嘲讽地摇了摇头,世态炎凉,最爱的人都会背叛她,更何况是一个与她无瓜葛的陌生人?!

  狗狗体型庞大,狮子般壮硕,还有一双绿色的眼睛,四爪矫健的在水面上从容游着,终于……带着她上岸。

  “谢谢你!多亏了有你,不然我就……咳咳咳……”伊浵趴在地上,因为肺部不适而剧烈地咳嗽。

  刚从水里出来,微微一阵夜风也让她周身湿冷,瑟瑟发抖,也让她更清醒的发现,自己其实还活着,能知冷暖,毫发无损。她因这不适的感觉而庆幸,而惊喜。

  狗狗则甩了甩尾巴,晃着大脑袋,全身抖动,水滴四射,毛发膨胀,身躯愈加庞大,还有种凶煞狂猛的气势,咄咄逼人。

  天生喜欢狗狗的伊浵并不怕它,相反的,她觉得它甩动身体的样子威猛可爱。

  在她心里,狗狗远比人要善良忠诚。

  她挣扎着坐起来,发现自己曳地的吊带沙滩红裙,竟然变成了白色袍衫,而面前——她没有看错,真的是一片假山环绕的荷花池,背后则是一片密不透风,深不见底的树林。

  环顾四周之后,她从死里逃生的惊骇中回过神来,“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  当然,她不指望身侧的狗狗来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,它——他却回答了。

  “这里是你家,丞相府,穆家。”这声音低哑而扭曲,气息也不稳,像是正煎熬于抽筋断骨地痛苦。

  伊浵闻声转头,赫然发现身边的狗狗竟直起身体,就在她的凝视下,变成了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,而且,他未着寸缕。

  她震惊地忘了惊叫,怔然愣住,石化。

  他背光而立,远处的灯光与月光交错,映出他伟岸壮美轮廓,狂野的霸气隐隐迸射,震人心魄,冗长的黑发泛着水光,不羁垂散,流泻于肩背,把他的脸遮挡在一片浓黑的阴影里,只隐约可见五官的轮廓,却正因如此,更显得他神秘莫测。

  她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,使劲儿仰着头,只分辨出,那发丝笼罩下的幽暗中,是一双宛若剔透琉璃的碧色眼睛,而且,正灼燃凝视着她在湿淋淋白衣下若隐若现的身体。

  两人视线相撞,气氛明显变得暧昧,暧昧中又透出那么一丝古怪。因为,她没有不自然地低下头,只是用双臂遮挡着身体,无惧地继续和他瞪着。

  男人唇角可疑地扬了一下,眸光更是兴味盎然地盯着她,而且,很慷慨地任她打量。

  她从电影里看过青蛙变王子,妖精变人形,孙悟空七十二变……却从没有见过真实与现实版本。

  他竟然像《暮光之城》里的小狼人Jacob Black,从毛茸茸地大狗狗一下子变成了花样美男?虽然她看不清楚他的脸,但就是可以确定,他非常的英俊,而且,她笃定,那是电影男主角才有的精致面容。

  这一定是在某个特效拍摄现场!

  平时繁复多样的化妆工作,她也了解一些影视摄影技术,有些特效是通过一个巨大的摄影布制造出来的。

  “这一切一定是假的……男主角倒是选的不错,很有料!”

  她自言自语着,很不客气地挑剔审视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。

  从专业角度看,标准的男模身材,作为男主角很合适。不过,视线不经意掠过他腿间那个”异物“,她还是很“不专业”地双颊发热。

  她并没有同他讲话,又猜测自己可能是在梦境。这是唯一恰当的解释,只有在梦中,才会死而复生,从一个场景无拘束地跨越到另一个场景。

  男人却开始不悦,他是真实存在的,而且救了她,不该被看光光之后,还被视如无物。

  今晚是月圆之夜,刚才他正藏身于假山那边躲开巡逻的护卫,却突然筋骨灼痛,他只能宽衣跳进湖中,借用冰凉的湖水缓解变身带来的痛苦,这会儿,衣服还在假山那边放着呢。

  他已经潜伏丞相府多日,观察她许久,她性格懦弱,温婉有礼,怎么可以这样大剌剌地盯着他的身体看而不觉得羞耻?难道他刚才变身把她吓傻了?当今天下有五凤皇朝和雪狼族两国最大,她身为丞相府的二小姐,应该见过狼人变身啊。

  伊浵压根儿就不理他,沿着岸边的小路探寻,试图走出这个古怪的“梦境”。

  “穆伊浵,你还好吧?!”

  伊浵驻足,茫然寻找声音来源,男主角?他知道她是穆伊浵?

  她又走回来,指着自己的鼻尖问,“你认识我?你是这个剧的男主角儿对不对?”她一定是间歇性失忆,不记得自己何时进了这个剧组工作。

  男人听得费解,完全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,不过,他猜测,她可能被打坏了脑袋,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。

  “你,是丞相府的二小姐穆伊浵!”

  “什么丞相府的二小姐?你入戏太深吧!”伊浵太阳穴一阵刺痛,像是遭遇什么电磁感应似地,让她眼前一阵漆黑,忙抱住头蹲下来缓解不适。“我到底是怎么了?头好痛。”

  “你被淹了太久,而且落水前被打了头。”他若有所思地笑了笑,“穆伊浵,你等我一下。”不等她回应,便飞身跃过湖面,从假山那边再飞回来时,身上已经罩了黑色锦袍,“我送你回房吧。”

  因为太阳穴的刺痛,她低吟不止,站都站不稳,更遑论是走路?“我头好痛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介意,我可以抱你。”他声音温和沙哑,故意释放自己的魅力。

  她没有拒绝,这种情况,拒绝只会让自己吃更多苦头。

  “那……谢谢你了。”

  被他抱在怀中,她不再觉得冷。不过,他实在太高大,被他如此抱在怀中,她感觉自己像个被吊在摇篮里的婴儿。怕自己摔下去,她本能抱紧他的脖子,在他怀中寻到一个舒服的姿势,借着他的体温取暖。

  夜静谧,俊雅健硕的黑衣身影,抱着洁白的倩影进入那片林立的辉煌楼阁,宛若融入一幅绝美的夜景画卷。

  她悄然嗅到,他身上有好闻的体香,不是花香,是他自然的体香与龙涎香的混合。

  她忍不住,偷偷地在他脖子上嗅了嗅,却并没有注意到,鼻尖碰到了他的肌肤,清浅的呼吸喷薄在他敏感的颈侧。

  他脚步猛地放慢,体温迅速提升。

  因这不寻常的热,她贴在他肌肤上的脸颊被烫得着了火,而且,这火愈演愈烈,蔓延到她的心口,让她不敢再看他光芒迫人的眼眸。

  “你……你身上好烫。”再这样下去,她会被他过高的体温烫熟。

  “是有点热——狼人比人类的体温高很多。”抱着一个娇软无骨,全身湿透、曼妙身姿若隐若现的女人,他如果不热,就不是个正常的男人。

  “哈哈哈,你还在背台词?什么狼人?你刚才那招一定是特效对不对?你到底怎么做到的?狼皮哪去了?”

  “月圆,自然反应。狼皮就是我身上这张皮。”她不是都看清楚了吗?
第002章 庶女小姐 不睡柴房
  月圆?月——圆——狼皮就是他身上的皮?

  伊浵心里咯噔一下,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,注意到周围的景物到处都是古典气韵,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摄影机、导演,工作人员,而且,走了这么久,都没有走出这场“噩梦”,她心更是冷了半截。

  “所以,你是狼人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阿斯兰。”

  “哪国人?”

  “雪狼族。”

  “雪狼族?”她口气虚弱,神智短路,只能重复他的话尾音。

  “是,雪狼族。”她应该不是耳背吧。如果听力有问题,就不值得他如此煞费苦心了。

  “所以,现在不是2012年?”

  “现在是五凤王朝兴平三年,七月初九。”他回答的无比详尽。“用雪狼族的纪时方式,应该是39456年。”

  “多少年?394??3万多年?”所以——她是穿越了!

  她悲催地随了穿越大潮,一过来就被水淹,被狼救……谢天谢地,至少这个狼人不会吃她,对她还蛮不错。

  人害她,漠视她的生死,不管他是狗狗,还是狼人,他这异类救了她,还如此关心她,她都该感激他,感激上苍对她的仁慈。

  她口气中透着不易察觉的悲凉,“阿斯兰,你是好人。”

  “你对好人与坏人的衡量标准差强人意。”

  她是第一个看到他的狼身真容之后,还评价他“好人”的女人,阿斯兰真不知该说她愚蠢,还是善良地无可救药。

  伊浵怅然自嘲,“你说对了,若不然,我也不会被我的男朋友背叛,被我最好的姐妹亲手害死。”

  男朋友?最好的姐妹?害死?他脑子里挂上三个巨大的惊叹号。

  他盯着她的半月内,她一没有朋友,二处处受欺凌,整个丞相府中的人拿她当过街老鼠,更别说“男的”朋友和姐妹。至于害死——要害她的人算是她的姐妹,杀她的人,却不是她的姐妹,而且,她还没死。

  阿斯兰思忖着,灵敏避过巡视的护卫,以及从回廊上经过的丫鬟与小厮,轻车熟路进入她的住处。

  “你的闺阁到了。”

  她打量着所谓的“闺阁”,严格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格子间,却不是人住的房间。

  这是三堵墙的棚子,朝南一面是敞开,无门,无窗,更无墙,而且里面堆满了劈好的木柴,上看蛛网遍布,下看虫蚁横行,左看是一座柴房,右看还是一座柴房。

  而再往里,东边靠墙处是用一个木板搭建的床,还有一个小柜子充当了桌子。

  柜子上燃着一根肮脏的蜡烛,床上——仅有一片污渍斑斑的草席。

  她干笑,“阿斯兰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?这里是柴房,不是酒店房间,也不是闺房。”

  酒店?闺房?他摇头失笑,这辈子,他还是第一次见神智清醒,却睁着大眼说胡话的人。

  “看样子,你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你的脑子才出了问题。”

  她死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,见他要把自己放在根本算不上床的床上,她近乎尖叫地抗议,两条修长的腿灵活柔软的一旋缠在他坚实的腰际,八爪鱼似地牢牢吸附在他身上。

  他因她如此亲密的举动气息粗重紊乱,喉结也不自然地动了两下。“该死的,别乱动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“别把我放在那个木板上,打死我都不要在这里——上面好脏,说不定会有虫子。”

  阿斯兰惊讶地发现她的第二个改变——抗争!

  不过,她对男女之间的防备实在粗枝大叶。

  她这样挂在他身上,他能清晰感觉到她柔软的胸,正积压在他的胸膛上,那蚀骨的感觉,让他心里刺痒,恨不能把她当即压倒,越是那样想象,他越是呼吸困难,难以自持。

  以防她落下去,他一只手不得不抱在她的腰上,而另一只正托在她的臀部,这个举动也让他发现,原来她的身体并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样瘦弱,该凸的部位凸,该细的部位细,骨骼轻盈,体香清雅……让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开始胀痛。

  见他眸光诡异地闪烁,她绷着明艳的鹅蛋脸警告,“如果你敢把我放在这里溜走,我就咬你!”她掌嘴咬住他壮硕的脖子,口气含混地威胁,“我真的会咬人,咬得很痛!”

  阿斯兰哭笑不得,到底谁是狼人?如果不是为了日后的大计,他早就将她拆吃入腹,连骨头都不剩。

  “穆二小姐,这里的确是你的房间。”

  如果他之前没有对她做身份解释,她会以为他在骂她又木又二。

  “这么大个府邸,到处都是房间,总有没人住的客房吧?”住这里?哼哼,除非她是苦情戏女主角!

  “你真的确定要住客房?”

  “确定!确定!我要洗个热水澡,冲掉满身晦气,还要换身睡衣,好好睡一觉,可能我睡着睡着,就醒过来了。”

  她的话还真是有趣,睡着睡着就醒过来了?!不过,她的第三改变,倒是值得称赞——不再安于现状,而且贪得无厌。

  他强压着身体的亢奋,“我现在可以把你抱去最好的客房,不过,要如何留在那里,要看你自己的本事。”柔弱的外表是最好的伪装,柔弱而又懦弱,却不是他喜欢的,就当这是给她的考验吧。

  “你说得好像客房里住了鬼。别吓我,我穆伊浵可不是被吓大的。”

  “你本来就是被吓大的。这府中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厉鬼。”

  他脚步飞快,抱着她穿过层层院落,避过护卫,进入恢弘富丽的正院。

  正院中有一座主人居住的楼阁,飞云阁,雕梁画栋,前廊下繁花簇锦,艳红的灯笼将整个楼阁映照的灯火辉煌,宛若天宫楼宇。

  阿斯兰一跃飞上飞云阁,进入三层最中央的房间。

  房内没有掌灯,但是,借着窗外映入的月光和前廊的灯光可以看到,地上铺着绣了百花的地毯,房顶上还点缀了粒粒细小的夜明珠,黑暗中仿佛闪烁的星星,通往内室的门帘上颗颗水晶串珠,反射夜明珠的光芒,整个房间光芒溢彩,不但不黑暗,反而明亮。

  靠窗有梳妆台,梳妆台一侧的高几上,摆着开得正艳的紫色兰花,幽香清晰可闻。

  伊浵因这奢华美丽到极致的房间赞叹不绝,呼吸也不由安静下来,就是这里,这里真的是古代的房间!

  正对门口的墙上还挂着写有“馨兰”二字的牌匾,牌匾下则是四大美人图,上面的美人或美艳含嗔,或冷艳斜视,或举扇半掩面,或倾城暖笑,皆是栩栩如生,仿佛下一刻会聘婷婀娜地走下来迎接他们这对儿擅自闯入的借宿者。

  东边,内间则是一个小小的书房,里面有书架,桌案等。

  西边则是寝室,宽大的紫檀木雕花大床上,绸缎被褥丝线绣花反射光芒,叫人恨不能一下子扑过去在上面打两个滚。

  “这里怎么样?”

  他在她耳边低语,温热的气息喷薄她的耳畔,静谧的氛围里让她心尖震颤,她这才发现,两个人抱在一起已经太久,便忙从他怀中溜下来。

  一脱离他的怀抱,她顿感有些冷,便抱住双臂,却还是无法驱赶身上的湿冷。

  “就这间吧,这里很好。”

  “衣柜中应该有衣裳,至于热水澡……跟我来。”他环住她的肩,身型高大的他,脚步声却几不可闻。

  他把她带进宽敞的卧室,又继续往里面走,掀开一个双层防水锦缎做的隔帘,里面是用琉璃片砌成的浴池,七彩琉璃被月光笼罩,有着幻美的光芒。

  她好奇地惊叹了一声,弯身,长发散下来,手伸进水中,水是凉的。

  他的手也伸入水中,不过片刻,水就变得热烫,还冒出淡白的热气。

  “哇——你怎么做到的?阿斯兰,你好厉害!”

  他不但飞檐走壁,身轻如燕,还能瞬间让水变热,“你真是我的超能英雄耶!”

  如果他在现代,可以节省电能和太阳能。

  超能英雄是福星的意思吧。他兀自当做这是赞美。“穆二小姐,过奖。”

  “你叫我伊浵就可以了。”她解开衣带,才慢半拍地发现他正盯着自己。

  “你……你去帮我拿干净的衣服呀。”

  阿斯兰不想动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在幽暗光线下仍是莹白如雪的肩臂。

  刚才说他是超能英雄,现在是怎样?把他当奴才吗?

  如果不是她这张脸不曾变过,他真的怀疑,眼前这个指使一个危险狼人还理所当然的女人,到底是不是穆伊浵。

  “你看着我做什么?快去拿呀。”

  她继续宽衣解带,内衬是古代女人穿的束胸和亵裤,亵裤大的就像是超短裙裤,无需担心会走光。

  “请你——帮我拿衣服来!”

  阿斯兰挫败摇头,转身出去。

  这个女人真的好特别!她的无惧和桀骜,严重打击他的尊与傲,而且,她不但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垂涎他的身体,看过他的身体之后,竟也对他没有丝毫兴趣,他相信,就算他站在这里看她脱光光,她还是会我行我素,继续沐浴。

  不过,一向视女人为陪衬为工具的他,却反而对她欲罢不能,这让他有些气结。

  拉开衣柜,取出一套衣裳,他做了一个顺应欲念的决定。

  她是他选中的复仇工具,她必须臣服他。

  伊浵舒服地泡在热水中,闭上眼睛,思绪却渐渐变得明晰。

  如果这是古代,这身体应该是她的前世吧。丞相家的二小姐,穆伊浵,住在柴房里的穆伊浵,她还真是够惨的。

  这里是五凤皇朝,阿斯兰是雪狼族的狼人,那么他是“刺客”?“贼”?

  不论他是什么,反正是擅闯而入的就对了,若不然,他也不会躲避那些巡逻的护卫。

  还有,丞相家的二小姐怎么会被淹呢?是被谁推进湖中的,还是自己失足落水的?阿斯兰有提到她被人打了头,难道,是那个在汉白玉桥上对她的呼救视而不见的女人?

  “穆伊浵,衣服搁在这边了。”

  黑暗中,他高大的身影遮挡了窗外射进的月光,双眸灼燃,盯住她露在水面上的肌肤。

  她却没有转头看他,眼睛只盯着面前的水面,问道,“我真的是丞相家的二小姐吗?”

  “是,不过,你是穆丞相与他的贴身丫鬟明秋生下的私生女。”

  “什么?”私生女?古代庶女?母亲是没有名分的婢女,意味着她是最没有地位的。虽然她的历史并不好,可古装剧却看了一大堆,关于嫡庶的差别也略知一二。

  嫡妻与丈夫才能平起平坐,坐享当家主人的地位,而嫡妻所生的子女也是名正言顺的小主人,至于庶妻与其子女,只是比府中的奴仆高一等而已,平日也备受嫡妻及其子女的欺凌打压。

  阿斯兰继续说道,“你母亲明秋生你时难产,你是被府中一个厨娘带大的,不过,两年前,那个疼爱你的厨娘也死了。”

  “所以,那位丞相大人根本不曾拿我当女儿……还让我住柴房?”

  “谢天谢地,你终于清醒过来了。”他洁白的牙齿微露,笑得如某种深沉而随时都会出击掠夺的兽。“你,实则只是这府中的劈柴丫鬟,甚至连丫鬟也不如。”

  别人穿越不是公主,郡主,千金小姐,天仙妹妹,就是倾国倾城的神妃仙子,为什么到了她这儿,老天就和她玩起了冷笑话?这个世界一定是犯二了!

  她就再死一次,重新穿越,直到穿越回自己为止。

  主意打定,她果决没入水中。

  见她良久都没从水中出来,阿斯兰大惊失色,这该死的女人要做什么?刚死过一次还不够吗?他忙冲过来,把她从水中捞上来。

  “穆伊浵,你活腻了?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我要再死一次,这样我就能回到现代了。”

  他不解,扣住她双肩的巨掌如铁钳,再轻一用力,便能捏碎她单薄的肩胛骨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虽然我也叫穆伊浵,可我来自现代,2012年,我是一个化妆师,我要做回自己。”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我和狼王有个约会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我和狼王有个约会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我和狼王有个约会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.link/?id=10887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