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青虫与鹤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1章 男神看过来
雨洗碧空净,山清草木新。

春色即将落幕,一株桃树,粉花凋零,绿叶萌生。

一条小毛虫趴在树枝上,懒洋洋地晒太阳。

她打了个呵欠,日子一如寻常,无聊,闷热。

忽然,树下传来两个孩童的高声叫嚷。

童男道:“漂亮神仙下山啦!就在前面!”

童女问:“真有好看的小哥哥吗?你别骗我。”

童男催促:“这回真是,快走,去晚了人多,就瞧不见了!”

童女道:“嘁~上次我挤进去瞧,下凡仙子,不过如此,还没我家二舅俊呢!”

小毛虫低头看去,五、六岁大的童男童女,兴奋地对人家的长相评头论足。

这世道,颜值即正义,好人还得好看,否则不算圆满。

小毛虫嗤之以鼻,屁大点娃娃就知道以貌取人,长大了怎么得了?

她抖了抖浑身的花刺,也不能怪小孩,爱美之心,万物皆有。

常听山里的樵夫猎人提起,金顶①上住着的神仙,个个姿容绝美,好看得不像话!

不仅面貌好,心地也善良,时不时成群结队下山施药,救治些清苦的老弱病残。

小毛虫眨眨眼,陡然起了色心,人见人爱的神仙,究竟何等风采呀?

她抖擞精神,两排小脚奋力地托住胖胖的身子,挪往树枝的尖尖处去看个清楚。

视线穿过翠绿繁茂的树叶,望见一袭白色的身影,衣裾缈缈,广袖飘飘。

漂亮神仙顶着竹斗笠,素白衣衫朴实无华,落在乌泱泱的人潮,倒是格外惹眼。

他脊梁骨挺拔,背对着她落坐在一张小木凳上,要给一位年迈的老婆婆号脉。

小毛虫探头探脑地张望,他像生出些感应,摘下了斗笠,缓缓转过头。

他转、转、转过头来了?冲着她大方地展齿一笑!

小毛虫惊呆,昂着脖子,莫名有些激动:“好一个道骨仙风白眉白须的糟老头咂!”

白毛老头眯花眼笑,脸上皱纹被时光狠砍,像纵横交错的旱田。

小毛虫撇撇嘴,可怜他,门牙也掉了一颗,黑洞洞的,说话漏风。

“不是帅哥没看头,不如回家啃嫩芽!”

她正想掉头回窝窝,细小的枝尖嘎嘎叫嚣起来,再也承受不住小毛虫超标的体重!

“喀嚓——”枝尖尖断、裂、了!

猝不及防,小毛虫从树上直落下去。

她在半空滑动手脚拼命挣扎,惊慌地弯曲身子,无奈太过肥胖,腹部根本无法卷曲。

除了过劳死,天底下还有一种死法叫做过肥死⋯⋯怪不得人类信奉“万瘦无僵”!

此时此刻,小毛虫天旋地转,陷入尴尬的僵局,不偏不倚落到桃花树下的小水坑。

“咚”一声,水花飞绽,晶莹的细珠四溅散落。

春暮的太阳没有盛夏的威猛,还没来得及把地上的雨水坑烘干⋯⋯

小毛虫不会游水,她落入小小的水坑,就像失足翻落了大湖。

“救命啊——”细小的呼救声在广袤的天地间,根本没谁听得见。

冰凉凉的水淹没头顶,涩了双眼倒灌口鼻,呛得她几乎窒息。

她越是挣扎,越是沉沦,回旋在水坑里荡漾的涟漪中,无力对抗命运的戏弄。

水从四面八方翻涌而来,好像一条大绸缎,死死地缠裹住她,发了疯地往下拽。

她心中沮丧,意识渐渐模糊,感觉这辈子真没出息,居然要栽在这小小的水坑里了?

窝里还囤了好多嫩叶芽和甜果果没吃完,好不甘心呀⋯⋯

如果上天给她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,时光倒退,临出门前,她宁可是吃到撑死!

一片桃叶,金光熠熠,从天而降,托起小毛虫软软的身子,似小舟将她渡到对岸。

小毛虫连滚带爬地上了岸,伏在地上一通猛咳,将喉咙里的水花全吐出来。

她翻了个身,仰躺着吭哧吭哧地喘息,庆幸拣回了这条小命。

不知是哪位路过的菩萨神仙大善人出手相救,这辈子下辈子当牛做马也要好好感谢。

小毛虫举头撞见他清俊的眉目,惊鸿一瞥,永生难忘,他周身笼罩着银白光芒,蹲在树荫下皎如霜月,身后连绵的山青花红,刹那,褪失旖旎的颜色⋯⋯

他就是童男童女所说的神仙?何等雍容华贵的气度,安安静静就将她的魂给勾走了。

死到临头小毛虫都没哭,初见他的第一眼,泪水决堤似地夺眶涌出。

唔,天人之姿,清辉万丈,美的,有点儿刺眼⋯⋯
第2章 痴心妄想
她用力眨眼挤掉盈积的泪珠子,细看眼前的恩人,白衣黑裳,抹额赤红。

他发丝漆黑如泼墨,白瓷雪肌若天成,仙人之姿,清逸出尘。

小毛虫胸无点墨,没有确切美好的词,能够形容这一张颠倒众生的绝世仙颜。

她凝神地注视着他,总觉得他从上到下似乎缺了什么。

啊⋯⋯原来是他的一双眼睛,漆黑黑全无神采,空洞洞恍如失魂!

她仰视着恩人的仙姿,上蹦下跳的小心心,莫名刺痛,恍惚之间,本来就不太好使的脑袋里一团苍茫:“那个⋯⋯我⋯⋯谢⋯⋯”

不远处,传来呼唤的声音:“子丹!该走啦——”

子丹?啊,是恩人的名字?小毛虫欢喜把他的名字烙印在心深处。

她高高地昂着头,语无伦次地在原地蹦跶,他却已翩然远去。

他走得实在太快了,她发足狂追拼了小命也追不上⋯⋯

“真该减肥了!跑也跑不动!”小毛虫累得直喘,跌趴在水坑旁不远处。“等!等等我呀恩人,你住在哪儿,我还没跟你说谢谢呢——”

一只大蚂蚁将所见尽纳眼底,嗤嗤笑起来:“省点力气吧!他是山上金顶的大仙,你是山脚的小虫,他腾云跨风一步千里,给你加八百条腿也追不上人家哟!”

小毛虫不服气,跺着两排脚:“金顶有什么了不起?我偏就要去金顶找他!”

大蚂蚁讥笑:“白日做梦!你知不知道,山上的金顶有多远?”

小毛虫摇头:“不知道,我只知滴水恩涌泉报,他救我性命,我理当道谢,不管他住多远!我要去金顶好好谢谢他!”

“妄想上金顶?”大蚂蚁摇摇头,“啧啧啧,你的脑子肯定进水了!”

好事不出门,八卦传千里。

小毛虫立志登金顶的消息,荣登虫虫圈话题榜头条,成了虫尽皆知的笑话。

她满不在乎,言出必行,打定了主意上金顶,她要向子丹报答救命之恩。

小毛虫身无长物,采摘了一颗侧柏子②,作为送给子丹的谢礼。

药农说,侧柏子泡水喝,可以养心安神。

小毛虫选了个风和日丽的黄道吉日,离开了桃花树上的小窝窝。

大蚂蚁朝她爬过来:“真打算去金顶啊?”

小毛虫雄心万丈:“说走就走!”

大蚂蚁提醒:“山上不比这里安全,处处危机四伏,你就不怕被鸟吃了?”

小毛虫迟疑了一下,自我安慰道:“应该不会这么巧吧!”

俗话说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太勤快落不着什么好。

小毛虫思路清奇,她调整了和小鸟之间的时差。

鸟醒来觅食,她呼呼大睡,鸟回巢歇息,她出窝舒展筋骨。

每天躲在枝叶里,睡到日上三竿,真是快乐至极!

大蚂蚁苦口婆心,劝了小毛虫许久,依然没能浇灭她燃烧的梦想。

大蚂蚁只得说:“好吧,朋友一场,我送送你。”

说着,大蚂蚁帮小毛虫扛起侧柏子。

别看大蚂蚁腰纤腿细,却是力大无穷,将侧柏子背到天阶才放下。

大蚂蚁哽咽:“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啦!”

小毛虫红了眼眶,虽然大蚂蚁嘴巴大,老爱四处传扬她的糗事,临别了,依然不舍。

好朋友也罢,烂朋友也罢,终究只能陪着走一小段路。

小毛虫说:“我要走啦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相见。”

大蚂蚁感伤道:“其实,我还挺羡慕你,我这辈子,连上金顶的想法也不曾有过,更别提登顶了,不过,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,我们是最卑微的虫子,到处都是我们的天敌,你一路上要万分小心!”

小毛虫向大蚂蚁挥手:“珍重。”

她泣不成声,怕眼泪掉下来,惹大蚂蚁笑话,道别后,再没转过身去看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③

风拂柳,花吹落,一去不回头。

小毛虫爬呀爬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她奋力地登上三级台阶,趴在一旁半步也走不动了。

平常缺乏运动,才蠕动了几步,就觉得头晕眼花,腰酸腿疼,喘到不行。

苦恼才刚刚开始,小毛虫懒懒打了个呵欠,有点犯困了。

黄昏日暮,山中回荡起乌鸦的聒聒怪叫,惊得小毛虫连忙闪进一旁的草丛。

大蚂蚁说的没错,小心走得万年路。鸟吃虫,鱼吃虫,就连花花草草也有捕虫吃肉的,身为小虫子,天敌实在太多,要时刻保持警惕,脚下的每一步都必须慎重呀!

日夜交替,夜幕缓缓撤走,黎明霞光乍现。

四季轮转,繁华夏日散场,静寂冬雪覆盖了青峰⋯⋯

小毛虫形单影只,冒着风雪,穿草过林,跋山涉水,早已望不见来时的蜿蜒小路。

冰雪融化,冬去春又来,五颜六色的小花星星点点开遍山野。

小毛虫来到一扇空门,朱漆门年久失修,淡去红艳的色泽,斑驳陈旧,扑满灰尘。

她抬头,念门上石牌刻着的字:“一天门?哈,我到一天门啦!”

她激动万分,连奔带跑,来到瞭望台,这里可以望见部分山中美景。

晚风呼啸拂走残霞,好像绯红纱帐被轻轻拢起,靛青夜色披星挂月覆染在上,色彩层层叠叠,梦幻迷离,小毛虫额上的触须随风轻曳,不由感叹:“哇,好美啊!”

忽然传来轻笑,只听碎玉般的声音,吟道:“山风吹起云霞帐,修竹高挂星月灯⋯⋯”

小毛虫好羡慕那些饱读诗书的,什么赞美之词都能张口就来。

她登时烧红脸,以后要多读点书,不然,每回看见好景色只会说“好美啊——”

小毛虫转过头去,想看看充满情趣的诗人究竟是谁?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得胆也要炸裂了。
第3章 绝望啊
一只碧绿通透的螳螂,正立在碎石上瞧向她,手上两把锯齿刀,寒芒闪闪。

她心惊,往后挪:“你、你别过来!”

螳螂侧着倒三角头微微一笑:“放心,我已经吃饱了,对你也没什么兴趣。”

小毛虫骂道:“信你个大头鬼,人不嫌钱多,饿货不嫌肚皮饱!半年前,我亲眼看见一只口蜜腹剑的野鼠,诱食了翅膀受伤的蜻蜓。”

螳螂气宇轩昂,不屑道:“我身为刀客,说一不二,区区鼠辈怎可比拟?听你口音不是这一带,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”

小毛虫听螳螂说话斯斯文文,倒是一只诗情画意的螳螂,把人家想太坏似乎很不礼貌,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从山脚来,要到金顶去,请问刀客先生,你到过金顶吗?”

螳螂淡淡道:“到过。”

小毛虫惊诧,崇拜之情,油然而生:“金顶还有多远?要走多久啊?”

螳螂从容道:“也不远,过了二天门、三天门,就到了。”

“啊?还有二天门三天门啊?”小毛虫有些泄气,“好吧,我还想打听一下,你有没有见过一位周身光芒四射的大仙?”

螳螂笑道:“神仙都光芒四射,你说的是哪一位?”

小毛虫说:“他叫子丹,身形修长,脊背挺拔,白衣胜雪,黑裳如墨,额间一抹赤红,他一定是仙人当中最好看的一个!”

螳螂沉思:“金顶上好看的神仙数不胜数,你说的那位我没见过。”

小毛虫的心坠下来,失落之情全刻在脸面。

螳螂道:“金顶药阁住着位白毛祖师,他脾气古怪,座下弟子不多,但是都挺厉害,其中有一位称作石岩大仙,他好为人师,弟子众多,风采卓然,也许有你想找的人!”

小毛虫追问:“石岩大仙也住在药阁吗?”

螳螂摇头:“他住在不见洞。”

“不见洞?好奇怪的名字!”小毛虫的眼睛亮起来,扭捏道,“到金顶有捷径吗?我想快一点到不见洞找子丹。”

螳螂反问:“你有翅膀吗?”

小毛虫摇头:“我没有。”

螳螂笑意高深莫测:“如果你生出翅膀就能飞上去,没有翅膀,你有钱吗?”

小毛虫两袖清风,垂头丧气:“我也没有。”

螳螂说:“钱能通天,如果你有钱,这里倒是有一群蝈蝈愿意抬你上去。”

小毛虫弱弱道:“我还是靠自己走吧!”

螳螂点头:“沿着古神道,虽然陡峭些,路程能缩短!”

小毛虫问:“刀客先生,你上了金顶,怎么还返回一天门?金顶不好吗?”

螳螂傲娇道:“我不属于那里。”

小毛虫好奇地问:“那你要往何方去?”

螳螂道:“随缘而来,随心而去。我有两把刀,回到山脚,一把用来雕刻美好,一把用来斩杀邪恶!”

小毛虫望着夕阳的光辉笼罩在这位二刀流身上,忽然觉得螳螂自成一派潇洒。

她谢过指点,与螳螂分别。

缓缓穿过一天门,本以为继续上坡攀登高峰,面前却呈现出一条一望无尽的下坡路。

小毛虫情不自禁地感叹:“天啊!怎么才上山,却要下山?我好绝望啊——”

忽然,一道黑影在上方盘旋冷笑:“更绝望的还在后头呢!”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青虫与鹤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青虫与鹤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青虫与鹤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.link/?id=10590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