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小说《沉入海底的眼泪》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沉入海底的眼泪小说全文免费

第一章谁会勾引亲弟弟


啪!
一声干脆的巴掌声,抽得我眼泪瞬间掉下来,“爸,我真的没有做这种事!”

父亲冷冷地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唾弃,“你还狡辩?”

“我真的没有!”我泪眼婆娑地重复着,“爸,就算我尹梨再不要脸,也不会勾引亲弟弟上床,何况他还没成年!”

我浑身都在发抖,无比痛恨自己的笨嘴拙舌,翻来覆去都解释不清楚,就差不能将自己的心肝都挖出来晾晾。

昨天半夜,我睡得迷迷糊糊,就发现弟弟尹伟伟竟然摸到了我的床上,手还摸进了我的睡裙里,惊得我直接将人踹到了地上。

等我呆如木鸡地把这事告诉了父亲尹东强,却被他骂得狗血喷头,掉过头来说是我勾引弟弟……

而亲弟弟尹伟伟更让人心寒,他全程都低着头,默认了父亲的话。

我捂着红肿的脸颊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不断落下,“伟伟,你还有没有良心,你就不觉得对不起我吗?”

没有等来回答,父亲又是反手一个巴掌,掌肉分离后,我的嘴角也瞬间尝到了血腥的味道。

“我是你女儿,你都不信我?”我咬紧了颤动的嘴唇。

作为回答,尹东强直接将我扔回了房间里,在外面将门反锁,“尹梨,我没有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女儿,你自己想清楚再出来!”

用力地捶着门,我不停地哭喊解释,却像是石头扔进了深不见底的悬崖下,毫无回应。

空空荡荡的房间,惨白冰冷的壁灯,将我狼狈不堪的模样,照得无所遁形。如果影子也有脸的话,也一定是在张着嘴嘲笑着。

我蜷缩在门口的角落里,又委屈又羞辱,反复地喃喃,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此时的我,还傻傻的相信,这只是因为弟弟青春期的一时冲动,只要他承认错误,意外总会不攻自破的。

可惜,我思来算去,却没料到等来了这样的结果。

死寂的房间里,安静得连灰尘移动的声音都那么清楚,我的头靠在臂弯间,昏昏沉沉。

不知午夜几时,客厅里有人在说话,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来。

“儿子,这次好好关她几天,过后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儿。”

浆糊般的脑子瞬间被这句话惊醒,每个字都变成了一个凿子,将我的头顶敲开砸碎,我甚至听见血液倒流下来的声音。

那是震惊、恐惧,心寒到极点的回响。

我的爸爸尹东强,竟然用这样云淡风轻的口气,教唆着儿子对女儿犯罪。

“爸,要不就算了吧,姐看上去挺不乐意的。”

顺着门缝,父亲的笑声几乎要刺穿我的耳膜,“我从小怎么教你的?尹梨就是你的东西,喜欢就当老婆,不喜欢就打发出去卖了,你小子心软什么!”

“明天晚上,老子亲自送你进去,把她睡了!看她还不老实……”

恐怖的话一字字钻入耳膜中,宛如滑溜溜的小蛇缠入了脑中,令我的脑子被剧毒麻痹,动弹不得。

哭,我都不敢再哭出声音。

紧紧地咬着自己的拳头,滚烫的泪水摔落在地板上,一下子粉身碎骨。

——

痴痴一熬,就这样空洞洞到了第二天。

当期待中的关门声一响起,我这个失了魂的木头人瞬间清醒,连滚带爬地到了门前。

摸出藏了一夜的剪刀,我对着门锁的小眼,努力地捅起来。

凭着一股热血地动作几下,手指瞬间被扎了好几个血窟窿,我却一点痛感都没有,只死死盯着剪子的尖头。

不幸中的万幸,卧室里的门锁没有那么牢靠,在我连续不断地撞击之后,锁芯里终于发出了断裂的咔哒声。

光着脚跑出房间,我的手刚刚摸上大门的门把手,却在刹那间停止了动作。

人在神经紧绷的时候,五感总是格外灵敏,几乎下一秒,我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——

楼道里传来了父亲和弟弟的说话声,而且越来越近,他们回来得令我措手不及!

眼看着说话声越来越清晰,我没有丝毫犹豫,拉开门猛地窜了出去。

楼下不能去,一定会被撞上,我只能顺着楼梯不停向上跑。

这恐怕是我这辈子跑得最快的时候,简直化身成一只鸟雀,步子又轻又快,脚掌刚刚点地,整个人都窜了上去。

爬到第三层的时候,我再也不敢动了,缩在一户人家的门口,紧张地从楼梯缝隙间打量着下面的动静。

“爸,房门是开着的!”尹伟伟地喊着,“姐跑了!”

“跑?她能跑的掉吗?走,把她抓回来!”

尹伟伟刚想往楼下冲,岂料尹东强一伸手,“等等!”

歪过头,他斜眼顺着楼梯往上看,那种淬着毒汁的眼神瞬间扫到了我面前,吓得我立刻缩回头,恨不得变成一张纸贴在门缝里。

解下腰间的皮带,尹东强狠狠甩落一下,皮带发出了沉闷响亮的一声响,“先别急,去楼上看看再说!”


第二章插翅难逃


咚,咚,咚。

脚步声在一阶一阶地靠近,父子俩不断向楼上走来,仿佛两个狩猎的猎手,填满了枪弹,准备好了陷阱,老辣地围堵着弱小的猎物。

我本来就缩得很紧,这时候更是恨不得将骨头都拆散压缩,死死地贴在角落里,心里却已经开始绝望。

跑不能跑,躲又无处躲,被抓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甚至于,楼下的尹东强已经开始桀笑着呼喊,那样胜券在握,“尹梨,你别躲了,我都已经看到你了……”

“你再不出来,爸爸可要生气咯!”

又急又怕,我的心就和在油锅上煎烤一样,除了捂紧呼吸,不知道该如何扭转被屠杀的命运。

然而,尹伟伟似乎有点心急,加快脚步爬了上来,一看却大失所望,“爸,这上面根本没人!”

“什么……他娘的,下楼追!”

在门后的猫眼中,我眼看着父子俩离开,浑身的力气顿时一松,差点没站住。

回头看着户主家的老奶奶,万分感激,“奶奶,这次真是多谢您。”

要不是刚刚,被她眼疾手快地拉进了屋里,我恐怕真要被抓个现行。

“诶,你也是个可怜孩子,”老太太有点感慨,“你也别怨你爸妈,打骂就忍忍吧,谁让不是亲生的呢……”

“等等,您说什么?”冷汗顺着额头、脊梁、掌心,不停地沁出来,我整个人都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,浑身发寒,“我,我怎么会不是我爸妈亲生的!”

“不可能,”我咧着嘴,笑却比哭还难看,“肯定是骗我的吧?”

“这……”老人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却也不忍心再蒙我,将真话和盘托出,“孩子,我何必骗你呢?你是一岁多的时候抱回来的,之前你妈从没大过肚子。”

我虚无地张了张嘴巴,想找出辩解的话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——

浑浑噩噩地走出了小区的门,我躲在一个露天的公交站下,偏偏天公也不作美,下起了磅礴大雨,密密麻麻的雨幕阻断了我的去路。

望着倒下来一样的雨幕,我心里的苦涩也和它一样连绵不绝,不断冲刷着残存的执念。

何曾想到,一场骚扰事件竟然让一切越滚越大,彻底打翻了这二十年来的平静生活。

我以为可亲可爱的父亲和弟弟,背地里商量如何将我拆穿入腹;我以为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,却只有我是真正的外人。

小小的座椅容不下我,半边小腿露在外面,被雨水来来来回回地跳跃滴溅着,又冷又冰。

我心里已经有怨,失智一样,不停地踩着这些雨泡,“连你们也欺负我,为什么!”

在旁人眼里,我就像是一个神经病一样,满口胡言乱语。

我捂着脸,终于忍不住在大雨磅礴中痛哭出声。

老天爷,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不知道哭了多久,我脑袋中阵阵晕眩,沉重得随时要停止转动。

摇摇欲坠了两下,一只大手突然揽住了我的肩膀,随即,便被拥入了一个干燥宽阔的怀抱中,冷冷的香气丝丝缕缕飘来。

呆呆地抬起头,一把黑色大伞在头顶上撑开,雨水被挡在伞外,噼里啪啦地跳入了地面。

一个白衣黑裤的男人正低着头看我,白皙有力的手指握着伞柄,稳稳地撑开这一方天地。

他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,扣子一直扣到顶端,浑身的气质挺拔出尘,黑发下藏着一双墨黑色的眼睛,一瞥眼,眸中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。

半晌之后,我才迟钝地喊出声,“邵哥哥……”

他没有回答,将我重新放开,衬衫的腰部已经被印下了一片水渍。透明的布料下,男人劲瘦紧绷的腰线若隐若现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出于本能,我立刻反射性地摇了摇头。

这个英俊的男人名叫邵砺锋,他是我母亲季馥芳——不,现在应该叫养母的外甥。相处这么多年,我对他始终有种又惧又怕的情绪,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放肆,关系只比陌生人强一点。

他也没有再追问的意思,将伞放到我身边,转身就走回了雨幕中。

打开了停在路边的车门,邵砺锋打算离开,却见我猛然冲了出去,一下子拦在了车前。

雨水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大张着双臂,几乎用尽全部力气喊了一声,“拜托你,不要走!”

此时此刻,我真的只是凭着一股冲动,和一种说不出来的直觉。刚出狼坑,我竟然还敢鲁莽地往邵砺锋的怀里撞……

只能说,我大约真的太笨了。一瞬间的温暖和依靠,冲走了心中的恐惧和寒冷,我就差点流出泪来。

隔着淅沥沥的雨帘,他在车里,我在车外,不知道对视了多久。

最终,我终于听到了邵砺锋那句迟来的慈悲。

“上车吧。”
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沉入海底的眼泪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沉入海底的眼泪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沉入海底的眼泪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.link/?id=10170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